第七部 第七章

“您为什么不问问我?您一点也没有把我看在眼里?!”

“我做的是我必须做的事。”

“您做的是一个头脑糊涂、没有理智的人做的事。”

“理智在这世界上并不是唯一的标准!”

“咳,请您别再说这些毫无实际意义的话了!……问题在于简单得无以复加的公道正义,而您却令人吃惊地完全忽略了这种公道正义。”

“你自己没发现吗?我的孩子,你这种说话的语调也完全忽略了你应该对我表示的尊敬。”

“我要回答您说,我的亲爱的母亲,我一向是对您恭恭敬敬的,但是一旦我代替了故世的父亲站在一家之主的地位上谈说公司和家庭的大事时,我作儿子的身份也就立刻改变了!”

“我求你不要这么说,托马斯!”简·爱

“啊不!我不能不说下去,直到您了解到您这种无比的愚蠢和软弱为止!”

“这是我自己的财产,我爱怎样处理就怎样处理!”

“您这种任意处理应该受到正当与理智的限制!”

“我从来没有想到,你对我说出这样难听的话!”

“我也从来没有想到过,您会这么样给我当头一击……!”

“汤姆!……你听我说,汤姆!”此时佩尔曼内德太太忍不住用惊慌的声音插嘴说。这时她坐在风景厅里的窗户前,绞着两只手,议员先生则由于过分的激动而不停地走来走去,而老参议夫人则坐在沙发上,因为气愤和痛苦瘫作一团,一只手支着沙发垫,另一只手不停敲着桌子以加重语势。三个人都为克拉拉戴着孝(克拉拉已经不在人世了),三个人都面色煞白,情绪都非常激动……是怎么一回事呢?一件可怕的、令人胆寒的事,事中人原来都认为这种事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次口角,一次母子之间的激烈的争吵。

这是八月里的事,发生在一天郁热的下午。距离议员把西威尔特和克拉拉·蒂布修斯夫妇的两封信小心翼翼地交给她母亲那一天才刚刚过了十天,克拉拉的死讯就传来了……他需要把死讯通知给母亲。这以后,他到利加去参加了葬礼,回来的时候他的妹夫蒂布修斯和他结伴回来。蒂布修斯在他亡妻的家里小住了几日,又到汉堡的医院里探望了一次克利斯蒂安……当牧师离开孟街之后,老参议夫人才半吞半吐地泄露给他儿子一件事……“这是十二万七千五百马克现金啊!”他喊道,同时愤怒地挥舞着手臂。“如果只是陪嫁费的话,倒也没有什么!虽然没有孩子,就让他留着那八万块钱吧!可是这是遗产啊!让他去继承克拉拉的遗产!您问过我吗?您太不把我看在眼里了!……”

“托马斯,看在基督的面上,你说话要公平些!我也是没有办法啊!我能怎样?!……她,那个离开了人世到上帝那儿去的人,去世以前在床上给我写了一封信……用铅笔……哆哆嗦嗦地……‘母亲,’她写道,‘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再也见不了面了,我知道我离开人世的时间快要到了,这是我写的最后几行字……趁我最后脑筋清醒的一刻,我要给您写这封信,替我丈夫说两句话……上帝没有赐给我们孩子;但是请您把我应该得到的一些东西(这是假设我活在世上的日子比您更长时才能得到的),在您一旦随我而去以后,把我应得的那份转给我的丈夫吧!这样他活着的时候也就能过个舒服日子!母亲,这是我最后的请求……一个行将就木的人的请求……您一定会答应的……’不,托马斯,我没有拒绝她;我不能这样做!我打了个电报给她,让她一无挂虑地瞑了目……”

参议夫人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可是您连一个字也没有跟我提!这一切我连影也不知道!您一点也不把我放在眼睛里!”议员又重复了一遍。

“是的,我没有说,托马斯!因为我觉得,拒绝自己孩子临死前的要求就是犯罪……而我也知道,你要是知道了,一定设法阻拦的!”

“是的,上帝了解,我会这样做的!”

“但你做不到,因为我的三个孩子都是和我站在一起的!”

“噢,我倒认为,我的意见比这两位小姐和一个头脑不健全的傻子的意见更有分量些……”

“你谈到你的弟妹的时候也这么不友爱,在这个家里你真正尊敬过谁?”

“克拉拉是个虔诚而无知的女人,母亲!冬妮是个孩子……再说直到刚才她同样也是什么都不知道,否则,她不会这么长时间不说出来的,你说对不对,冬妮?至于克利斯蒂安,不错,他曾经取得克利斯蒂安的同意,这个蒂布修斯……谁料得到他作出这样的事?!……莫非您还没看出来,这个滑头滑脑的牧师是怎么样一个人吗?他是一个骗子,是个图谋别人遗产的骗子手……!”

“他们没有一个好东西,”佩尔曼内德太太用低沉的声音评论说。

“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骗子!他做的是什么事?他跑到汉堡去,坐在克利斯蒂安的床边上,花言巧语说了一通,于是克利斯蒂安说:是的,是的,蒂布修斯。上帝保佑您。我的症状您了解吗?哼,愚蠢和险诈联合起来跟我作对!”讲到这里,议员气冲冲地倚着壁炉前的铸铁栏杆,两臂交叠起来压在前额上。

这次的事本来是不值得他如此大发雷霆的。是的,几十年来他都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这决不是这十二万七千五百马克引起来的。事实是,他在过去几个月里在商业上和市务工作上本来已经遭遇到一连串的挫败和打击,本来他就已经焦头烂额,如今又碰到这件事,他认为这也是那一连串的挫败和打击之一……一切都不顺利!一切都和他的心愿违逆!现在连家里人也不把他当回事了,连在家里面遇到这样百不逢一的重大事件,别人也一样不把他放在眼里……?甚至一个利加的牧师都可以在他背后耍诡计欺弄他?……他本来是有力量制止住这种诡计的实现的,可是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这些事情没等他参加就完成了!可是他觉得,从前没有发生这种事,从前人们不敢这样作!

这是他对自己的幸福,自己的权力和自己的前途的信心遭受到的一个新的打击……从刚才的争吵当中,他在母亲和妹妹面前显露出来的,只不过是他心中的软弱和绝望而已。

佩尔曼内德太太站起身来,抱住他。德伯家的苔丝

“汤姆,”她说,“你不要太激动了,想开一些!难道事情真的这么糟吗?你会气出病来的!

蒂布修斯不会活多么久的……他死了以后,我们还可以把这笔遗产收回来!再说,如果你愿意的话,事情还是能够改变的!是不是还可以改变,妈妈?”

老参议夫人只是用啜泣代替回答。

“你太天真了……哎,改变不了啦!”议员说,重新振作起来,挥了一下手,表示不同意。“事情是怎样就是怎样啦。您们想,我要到法院去跟自己的母亲打官司吗?我能让自己家里的事情成为别人的笑料吗?随它怎样发展去吧……”他结束了自己的话,无精打采地向玻璃门走去。等到他走到门前边,又站了一会。

“我希望你们能够认识到,咱们家的处境并非很顺利,”他压低了声音说。“冬妮弄掉了八万马克……”克利斯蒂安已经把他的五万马克挥霍完了,而且又在动用另外预支的三万……而且他还要用更多的钱,因为他现在一点收入也没有,又需要在鄂文医院治病……如今不但克拉拉的陪嫁费一去无踪,而且她应该继承的全部财产什么时候能再拿回来也遥遥无期……还有自从我花掉十多万马克盖房子起生意就开始清淡了下去……不好啊,一个演出刚才这种话剧的家庭,你还能盼望它有什么起色吗?相信我的话吧!至少相信我说的这句话:要是父亲正活着的话,如果他还跟我们在一起的话,他一定会合起掌来为我们所有的人祈求上帝的保佑的。”